山东即墨:党旗猎猎担使命 战-疫-一线显初心

山东即墨:党旗猎猎担使命 战-疫-一线显初心

“广大村民朋友们,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,主要通过空气飞沫传播和接触传播,常见发热、干咳……”早上7点,竖立在段泊岚镇各村委会的大喇叭又准时响了起来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继续肆虐中国,医疗条件薄弱的乡镇农村怎么打这场防疫战?

社区干部:既当指挥员,又当战斗员

“我们社区8个村庄进村路口哨岗都搭建了这样的帐篷,无论刮风雨雪都可以保障执勤。”段泊岚镇毛家岭社区主任孙卫忠介绍说,进出村值守盘查是全力消除病毒传播途径的重要一环,疫情防控工作开展以来,镇、村执勤人员在这里主要开展进出车辆、人口排查、登记、测温、消毒等措施,严防疫情输入。


在村口开展防控工作

“人员通常是2-3班倒,一班3个人,社区除了留一人负责统筹协调外,其他人员全部充实到了村庄一线。”孙卫忠介绍道,社区作为一级党委,既要统筹辖区村庄的疫情防控任务,又要深入一线,靠前指挥,带领村庄开展每日的摸排监测、街巷消毒、宣传告知等内容,多方面入手织密疫情防控网。

“防疫工作不是搞形式主义,我们要做到一丝不苟,不能有一丝漏洞。”记者注意到一个小细节,一圈转下来,孙卫忠将口袋里装的3个口罩都给了村里的老人。

党员:冲锋在前,争当“逆行者”

老党员就像一面旗帜,在战“疫”面前,他们用初心践行着为人民服务的宗旨。每天早上七点半,73岁高龄的姜家庄村老党员、支部委员姜法杰已早早来到村庄卡口处,套上红袖标,戴上一次性防护口罩,开始了新的一天的值勤工作。


党员志愿者冲在防控一线

“我是一名19年党龄的老党员了,在疫情面前,党员不上谁上前?”姜法杰曾做过姜家庄生产大队大队长、村委会主任,200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至今担任姜家庄村委委员和支部委员。在工作岗位上,他几十年如一日,兢兢业业,任劳任怨。然而,天不遂人愿,就在2019年7月,刚刚失去老伴儿的他又被诊断为食道癌,乡亲们都感到惋惜。村两委研究决定,为照顾姜法杰的身体状况,就不安排他值勤了。但是,姜法杰却不同意,他告诉记者,只要活着,就要活得有价值。

社会捐赠:万众一心抗疫情爱心捐赠暖人心

在抗击疫情的力量中,越来越多的企业和各界爱心人士也加入到这场战“疫”中来,给奋战在基层一线的工作人员送上了温暖,充分体现了社会大爱和守望相助的精神。


众志成城抗击疫情

“企业就是扎根在这片热土上,大家都希望为抗击疫情工作贡献一份力量。”该镇商会会长王学锋说道,捐款倡议发出后,广大会员企业纷纷响应,目前已完成第一批11家企业合计27万元钱款捐赠,相信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,在全国人民的万众一心、众志成城的团结努力下,我们一定能打赢这场战“疫”!

村庄公职化书记:新人新气象、展现新作为

刚上任3个月的公开遴选支部书记,程戈庄三村支部书记徐方伦果断放弃休假,年三十他又从即墨城区的家里回到村庄安排防疫工作。随着疫情防控工作的开展,这些天他干脆都住在了村里,一线指挥、亲力亲为。


每天在村里开展不间断防疫工作

“这场战‘疫’不仅是对工作的考验,也是与村民紧密联系的一次见证。关键时候,党员就得豁得上、靠得住,经受得了考验!我是村党支部书记,必须带好这个头!身负使命自然要舍小家为大家,想孩子了就给家里打个电话,忙到一定程度电话也顾不上打了。”徐方伦说。

村庄志愿者:防控一线飘扬的党旗是前行的方向

“在这个特殊时期,我们作为村庄一份子,要向村庄党支部请战,加入到共同防控疫情斗争中去。”自新冠病毒疫情防控工作开展以来,受到镇村干部担当奉献精神鼓舞,即墨区段泊岚镇东瓦一村志愿者辛卫、于敦新、于杰、于和田、于高山、于秋生等六名村民志愿者庄严的向村庄党支部提交《请战书》,并摁上自己的红手印。


村民志愿者请战书

根据村庄党支部统一安排,他们每天早晨七点半上岗,一直要工作到晚上十点多,始终坚守在村庄进出口岗位进行执勤和检查。

受到他们的感染和鼓舞,村庄越来越多的人以更饱满的热情投入到防控疫情斗争中去。“在这几天的防控斗争中,镇村党员永远都冲在最前线,他们的精神深深感动了我,我要向党组织靠拢,我之前写过入党申请书,我准备再次向党组织提出申请。”辛卫说。

网格员:一横一竖织密防控安全网

虽已过晌午,但北方的室外扔冻的人搓手跺脚,段泊岚镇东章嘉埠村的网格员周明辉一边哈着气整理着手里的资料,一边劝说家人回家吃饭,这已经是他们一家三代四口人战斗在村庄防疫一线的第13天了。


防疫一线的村民志愿者

从大年三十开始,他就活跃在村庄疫情防控第一线,“摸排外来人口、疫情防控宣传、村口来往人员登记、体温监测,街巷消毒,每件事都得干,总怕哪件事没做好,留下隐患。”周明辉说,没有疫情的那天,才是真正的过年。正是被他这种奉献精神感染,他已经年过七旬、头发全白的老父亲,上初中的儿子也加入到了村庄疫情防护志愿队。

作为网格员中的党员,周明辉每天都得工作10个小时以上,妻子怕他上了年纪吃不消,有时也会让他少出门,他就偷偷溜出门。“这种关键时刻,大量工作需要干,我是村干部,又是党员网格员,要起带头作用”他总说。妻子拧不过他,只能每次都把热水送到值勤点。(刘颖婕 张德林 孙纲)

责编:纪爱玲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shamraautosales.com